头号新闻网-新闻-本文

知网回应被诉风波称系因对手打压,起诉者表示并不认同 这是什么情况?

2022-05-24 10:53:29    文/wyl 103

导语:本文是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拉尔市的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知网回应被诉风波称系因对手打压,起诉者表示并不认同 这是什么情况?"的内容介绍

知网回应被诉风波称系因对手打压,起诉者表示并不认同 这是什么情况?5月22日,知网工作人员王莉(应采访人的要求,使用化名,不透露职务)独家回应了赵德新夫妇在知网起诉引发的一系列风波。

早些时候,90岁的退休教授赵德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,他和他的妻子有100多篇文章被《知网》擅自收录牟利,《知网》的工作人员冒用签名申请了一张报酬银行卡;在维护自己权利的过程中,他接到了一家期刊的封锁电话。

王丽说,银行卡是赵德馨授权的,工作人员签字领取的。在过去的10年里,他们每年都在里面赚钱,所有的钱都是原封不动的,没有记录。

王丽说,她目前正在接受反垄断调查和整改,但整改工作非常困难。这篇文章的授权纠纷是一个历史问题,存在于整个行业。情况非常复杂。我们已向有关部门报告,了解如何纠正。

对于上述声明,赵德新回应说,未经授权的银行卡被平等对待所有数据库平台,没有共同努力压制网络。一切都是基于证据的,我希望网络能向法院提供相关的证据。

回应1:

私人账户是一个统一的账户,按时支付10年的报酬,但没有人收到。

赵德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2006年,他收到了《知网》发送的合作协议。协议的内容已经提前打印好了。他填写了银行卡号码,并根据需要签署了身份证号码。

他说,根据协议,CNKI将收集他领导的《中国经济史词典》,为用户提供检索和下载服务,并向赵德信支付1.3元或1.4元,每次检索或下载。

赵德新说,2016年,当他带领同事修改书时,学生们发现他们需要支付26元才能下载,所以他们开始收集证据来起诉知网。截至当时,赵德新在签署协议10年期间没有收到任何报酬。

他们说,这些年来,他们已经按时支付了报酬,但他们已经被分发到另一个账户。他们说合同上的卡号不能向公众支付。一年零一个月,我在清华大学的一家银行网点开了一个新账户,并签署了支付该账户的授权协议。但协议。但我没有处理账户,也没有签字。赵德新说,知网工作人员在与他沟通时承认,签名是由知网工作人员签署的。后来,他在原账户中两次收到了600多元的报酬。

赵德馨认为自己的原始账户可以正常收到稿酬,证明非对公账户不能付款的说法不可信。

对此,知网工作人员王丽解释说,这种情况不仅存在于赵德馨身上。

不止一位作者提供的账户不符合要求。我们联系了作者,获得了授权,并在银行处理了一个新账户,并附上了作者的身份证复印件。当收到银行卡时,不可能打扰老人亲自来,由工作人员签名,然后寄给作者。

王丽说,赵德新教授曾因签名起诉《知网》和银行网点。银行转移了处理账户的档案信息,确认是赵德新授权处理的,然后撤回了诉讼。我没有处理这件事。我不知道信息中是否有授权书。出于尊重,我得知他没有收到我们寄来的银行卡,并将后来的报酬转移到了他原来的账户上。没有事先与他沟通,导致了随后的误解。

王丽说,在代理的银行账户中,10年来已经按时汇款,没有人取款。如果赵教授不相信,他可以用身份证报告账户损失,并检查里面所有的钱的进出。

没有虚假的索赔。当时,许多老长的作者都有这样的问题,他们都是按批次代为处理的。现在我们只有一张发件的底单,我们真的不能拿出证据证明我们给他寄了一张银行卡。

回应2:

知网不能干涉期刊,授权纠纷是行业历史遗留问题。

王丽说,诉讼权利保护风暴的争议焦点是赵德新和他的妻子的文章授权问题,这涉及到复杂的历史原因,不能简单地理解为知道网络盗窃教授文章赚钱。

《知网》在一系列案件中多次表示,涉案文章已获得高校或期刊的授权,法院认为该授权不能代表创作者的授权。

在这方面,王李解释说,这种授权模式是CNKI在中国创建的第一个,期刊在选定的文章中发挥初步筛选作用,CNKI直接与期刊签订合同,期刊负责解决授权问题与作者,文章销售收入按一定比例返回期刊,期刊与创作者分享。在2006年之前,有一项明确的法律规定,它可以以这种方式运作,这是一个法律授权,不能通知作者。我们还征求了版权部门的同意,获得了版权部门批准的格式合同,并与期刊签订了此类合同。

王丽说,许多期刊论文都是集体作品,最多的作者有数百人,甚至有些作者已经死了。根据《知网》公司的规模,不可能获得每篇文章的单独授权。一些人还建议建立一个直接支付作者报酬的机制。我们去征求期刊的意见,期刊也说你不能完成,这个过程太复杂了。

王丽认为,在一系列侵权案件中,知网是间接侵权,期刊是直接侵权,是第一责任人,但类似案件中没有期刊。

她说,这些期刊人手有限,不愿意对每个创作者进行额外的授权。即使一些期刊与作者有相关授权协议之前发布他们的手稿,同意期刊可以授权文章使用互联网未经作者的同意,这个协议将被判定为一个霸王合同在实际情况下。

因为期刊对作者来说处于强势地位,大多数作者自然会服从期刊,以便在期刊上发表作品。

王力说,期刊在知网面前也有很强的地位。知网不能干涉期刊和作者如何解决授权问题。

这就是问题所在。她说,如果没有法律规定来明确规定授权问题,所有的数据库平台都是这样运作的,他们也面临着侵权风险和相应的诉讼。这是整个行业在发展过程中没有解决的漏洞,发酵已成为一个问题。

回应3:

知网面临整改困难,起诉风暴是对手压制

由于遗留下来的复杂授权问题,王丽表示,知网整改工作面临困难。

目前还没有更合适的解决方案。特别是,它已经包含了大量的旧杂志内容,而且不能直接从货架上删除,继续在线,并面临侵权的风险。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解决这个尴尬的情况。

王力表示,目前《知网》仍在整改中,也在接受反垄断调查。《知网》将向相关部门反馈面临的困惑和困难,以及其他相关部门如何解决这些问题。

记者询问判决文件,发现超级明星、万方、维普等行业领先平台,也有类似的授权纠纷案件。其中,超级明星和CNKI之间有360多起权力纠纷,指责对方获得未经授权的独家文章,并提供付费阅读和付费下载。

对此,王丽表示,包括赵德馨教授起诉在内的知网受到同行对手的打压。

赵教授以前独家授权我们的竞争对手他所有的作品,然后竞争对手起诉我们。我们对他的作品进行了清点和整理,并进行了风险规避。然而,在他和他的竞争对手解除了授权后,他们再次以自己的名义向我们提起诉讼。赵教授的律师和超级明星起诉我们的律师是同一个人。

赵教授可能不知道自己受到了别人的影响,王丽说,赵教授不信任知网,双方无法很好地沟通。

起诉者:

不承认知网建议知网向法院提交证据。

5月23日,赵德馨教授告诉记者,目前还没有收到知网对他提出的整改意见的回复。

我没有授权超级明星,我也起诉了超级明星。对我来说,超级明星、万方、知网等平台都是一视同仁。

知网代办帐号就是撒谎,赵德馨说。

他说,当时撤回诉讼的目的是专注于文章侵权诉讼。目的是将以假名处理银行卡的案件放在最后。这些证据可以在法庭上提交,无论他当时是否有授权,以及《知网》是否发送了银行卡。

2013年,赵德馨起诉超级明星,并成功获得赔偿。当时赵德馨的律师是林某。

此后,林作为超级明星的代理律师,以不同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身份出现在超级明星和知网、超级明星和其他出版社的诉讼案件中。

记者联系了上述几家律师事务所,了解这些案件中的林某是否是同一个人。其中一家律师事务所表示,目前律师团队中没有这样的人,可能已经离职;其他几家律师事务所的电话一直没有接听。

记者希望通过赵德馨先生联系林律师。赵德馨说她已经征求了林律师的意见。林律师回答说,她太忙了,无法联系记者。

这就是小编给大家带来的 知网回应被诉风波称系因对手打压,起诉者表示并不认同 这是什么情况? 你怎么看呢?一起在评论区下方评价交流吧!关注头号新闻网、关注小编,更多精彩资讯抢先看。


猜你喜欢

北京一网吧私自营业致4800多人被封控,老板被刑事立案 你怎么看?

全球经济面临二战以来最大考验?IMF总裁警告 :世界面临“潜在的灾难汇合”

《风骚律师》哪里看?用星海登网飞一口气刷完

本文地址:http://thcaz.net/xinwen/12960.html
声明:本站原创/投稿文章由头号新闻网编辑发布,所有权归头号新闻网所有,转载务必注明来源;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,不代表头号新闻网立场;如有侵权、违规,可直接反馈本站,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。
评论

相关推荐

网站热点